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官场风云 118.第118章

发布时间:2020-01-16 22:27:17

官场风云 118.第118章

陈兴打叫了司机张民,直奔大吴镇而去,想着江枫语气着急,陈兴不太放心,又给路鸣打了过去,让他安排大吴镇派出所的人在镇中心附近一带先找找人。

“这江枫没事跑大吴镇干嘛去了。”去大吴镇的路上,陈兴暗自嘀咕着,江枫是江城的专栏,江城虽说只是江城的地方报纸,范围主要局限在江城一地,但其上面的江海专栏在全省却是有一定的知名度,陈兴琢磨着大吴镇那边发生了啥事,引起了江枫这个大的兴趣,想了一下,陈兴心想江枫该不会真的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又给江枫打了,对方的却始终无人接听。

大吴镇的吴兴村,这是位于镇中心的行政村,大吴镇有数的几个企业都在这一带,江枫一行大白天的就跑到了大吴镇来蹲点,这里有一家塑料袋厂,建立在被称为大吴镇母亲河的吴水溪边上,这条溪也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历史,养育着大吴镇这一方水土的人,这条昔日水清灵秀的河流在流经大吴镇这一段时,溪水早已变得浑浊发黄,阵阵恶臭味扑鼻而来。

江枫和两个省报的白天到了大吴镇之后,沿着吴水溪拍摄并且来到了塑料袋厂后方,对着塑料袋厂排入吴水溪的排污口拍的时候,正好被塑料袋厂的保安发现,双方发生了争执,厂里的保安要求江枫等人将相机交出来,江枫等人拒不交出,双方推搡了一阵,江枫等人出示了证,几个保安搭理都不搭理,硬是用野蛮手段将摄像机强行抢了过去,江枫一行三人,两女一男,根本就拗不过对方,那扛摄像机的男手上还有淤青,受了点轻伤。

省报的在这么一个小镇上受到了如此的待遇,别说江枫这个名记不甘心,另外两人更是如此,是无冕之王,他们到海城来,海城市委宣传部的人都得好生接待着,在这个小地方却是遭遇了野蛮的暴力。

正是应了一句比较恶俗的话,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句话并不是贬低那些穷人,而是生活在穷苦地方的人,温饱都成问题,能接受多少教育也就可想而知,更别谈什么法律知识,省报或许很牛叉,但在那些小保安眼里,根本没啥概念,他们本就是这一带的小混混,被厂里的老板招来当保安,老板吩咐啥就干啥,最近老板吩咐他们的事是看到有人拍照要阻止,几名保安看到江枫几人扛着那么大个摄像机在拍摄,二话不说就将人拦住,将摄像机给扣了下来。

江枫几人不甘心的离去,几个保安鼓捣着摄像机,啧啧称叹,美美的想着将这交上去,领导会不会给每人这个月多发点奖金。

话说江枫几人离开,跟村上的人打听,才知道这家塑料袋厂的作风一向就是霸道不已,因为这溪水被污染的严重,不仅影响了村民的饮水,还让几户有自家鱼塘,靠养鱼卖鱼为生的村户没办法正常收成,碰到旱季的时候,鱼塘经常需要引入吴溪的水来保证鱼塘不干涸。

这吴溪上游不知道发源自哪里,但村民们众所周知的一件事实是吴溪的水从来没断流过,哪怕是碰到再干旱的时节,村里的水塘都干了,吴溪的水依然流淌着,不知道多少次缓解了两岸村民的燃眉之急,农作物年年都能确保收成。

如今,这吴溪的水却是被污染了,偏偏流经大吴镇的这一段正好是吴溪的中游,住在吴溪两岸的吴兴村的人受苦也就罢了,住在下游的人更是叫苦连天,这水不仅不能再饮用,还发臭的厉害,不断有村民去举报,结果都是无疾而终,有村里人家培养出来的大学生就提了个建议,向报社反应,而且还不是海城的报社,直接反应到省城的报社去。

这也就是今天江枫一行今天会下来的缘故,报社最近频繁收到来自大吴镇村民的举报,本来这档子事也没人关注,省报每天要关注的大事多着,谁会去关注这种小事,江枫刚调到省报,正想做出点成绩出来,这事引起了她的关注,带着两个就风风火火的杀下来了。

江枫几人打听到的情况是村里那几户养鱼的人家曾经去塑料厂想跟厂里的老板谈谈,能不能别再把污水往溪里排,结果直接被保安打了出来,几人鼻青脸肿的养了一阵子伤,也没敢去,捏着鼻子认倒霉了,至于污水排放的事更是不了了之。

看到这里,有人就要问了,这村里的人傻啊,整村子里的人组织起来还怕一个小厂?毛老人家说过,人多力量大,一个村子的人少说也有几千号人把,怕了几个保安不成?这就得解释一下这塑料袋厂的情况,这种类似手工作坊的小厂子建在这里,老板基本上是本地人无疑,而这塑料厂的老板也的确是本村的人,在厂旁边的那栋三层小洋楼就是老板的房子,不过人家赚到钱了,嫌乡下的环境脏了,在海城市区买了房子,车子也买了,每天来回跑,有时候时间晚了,就住在厂房旁边的那栋小洋楼。

这老板发家前本身就是村里的一霸,他一家族的人在吴兴村是一户大户人家,家族有几十口人,兄弟个个也都是蛮横不讲理之人,在村里的名声好不到哪去,这老板在兄弟几人排行老三,他先发了家,也接济了其他几个兄弟,现在兄弟之中,开砖厂的也有,开沙场的也有,反正是个个都有不菲的身家了,这年头,有钱就有势,这一大家子人在吴村更是跟土皇帝一样,大多数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吴溪水被污染的这么严重,也不是没人说过要大家组织起来去讨个说法,但挑起这个头的人当晚上就被几个社会青年提着棍棒冲进家里,好好的一个家被砸成稀巴烂,自那之后,也没人敢挑那个头了,反正很多村民家里都挖了水井,没有吴溪的水也死不了人,就是那些真正跟岸边紧挨着的村民遭的罪比较大。

江枫等人了解了这些情况,才知道几人这么盲目的过去拍摄有多么莽撞,幸好只是受了一点小伤,要不然摄像机被抢是小事,人都打成重伤才是得不偿失。

不过了解了情况,江枫等人也不甘心离去,几人都意识到了这里面的价值,说不定还能挖出的贪腐案子,江枫初入省报,正在发愁缺少比较有卖点的让她在省报站稳脚跟,这件事完全可以拿来大做文章,就算不计较他们受到的粗鲁待遇,江枫也不可能放弃这个题材。

这不,到了晚上,江枫几人又摸黑到塑料厂了,准备趁夜黑天高的时候再暗中拍摄,原本那男性是想到县电视台去借一台摄像机,不过江枫生怕县电视台的人不可靠,否决了这个提议,这么大个污染源在溪边,县里都不管不问的,县里的人和这塑料袋厂是否有牵连就不好说了,江枫还是决定不冒这个险,好在现在的拍照功能足够强大,江枫平时又喜欢玩拍照,买的对拍照功能都有很高的要求,这次正好派上用场了,尽管跟专业摄像机比起来效果差了十万八千里远,但也总比好过没有。

江枫几人的算盘打的叮当响,塑料袋厂的保安却也是严阵以待,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在等君入翁了,几个小保安不识货,不代表老板也不识货,这老板虽然早年是混混出身,如今赚到钱了,眼界高了,见识广了,那大块头的专业摄像机一般只有报社和电视台才有,老板一见几个保安交上这么一个东西就大吃一惊,问清楚是怎么回事时,听几个保安毫不在意的在说什么省报的时,这老板却是勃然变色,他在县里面方方面面都有打点,不怕县里的人过来查,但可经不起省报的曝光。

这老板没读过啥书,但脑袋瓜子却是一点也不笨,要不然也不可能赚了一份不薄的身家,琢磨着这些的摄像机被自己下面的保安抢了也不可能善罢甘休,肯定还会再过来,老板当场就吩咐了几个保安,这几天都要打起十分的精神,特别是晚上,仔细的盯着,干好了,每人这个月都是双倍的工资。

晚上江枫几人再过来,江枫拿起在拍时,就再次被白天刚刚被老板的双倍工资打了鸡血的保安给发现了,场面如同白天的翻版,江枫几人被围了起来,唯一的区别是几个保安得了老板的授意,对要客气一点,保安们也没敢再动粗,将人给围住,一个保安就赶紧拿起给老板打汇报去了。

这老板名叫陈全青,年纪也不大,才三十多岁的年龄,白天吩咐了几个保安,陈全青这几天也没打算回海城去住了,准备直接住在厂里旁边的小楼里,没有确认省报的走之前,陈全青是不放心晚上回海城住了。

接到保安的,陈全青拎起自己的公文包往外走,那包里放着三个他下午刚装进去的红包,每个红包都装了一万元,撑得鼓涨鼓涨的,往外走了几步,陈全青感觉有点不太放心,又回来多装了两个红包,包里放的五万块现金都用光了。

小楼到厂里也就几步路,陈全青走过来时,江枫和两个同事还被保安围着,保安们没像中午那样一来就准备抢东西,却是将几人围着不让走,其中一个保安走到旁边打了个又走了回来,江枫几人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有点谱儿。

“几位大们辛苦了,辛苦了。”陈全青人没到声先到,一张笑脸隔老远就咧开直笑,走到近处,陈全青板起脸就训斥起几个保安,“你们就是这么搞的,这是省城来的大,有你们这么怠慢的吗。”

“几位,几位,到办公室去坐坐,站这多累。”陈全青训斥完了几名保安,又是舔着一张笑脸,极尽热情的半拉着江枫几人往厂房侧边的一栋二层白色小办公楼走去。

走进办公楼前,陈全青不动声色的回头冲几名保安使了使眼色,几名保安很快会意,陈全青等人刚一消失在二楼的楼道口,几名保安就如同门神一般守在一楼的楼梯边。

进了办公室,陈全青招呼着几人坐下,脸皮不是一般的厚,笑道,“几位,让你们受惊了,鄙人是这家塑料厂的老板,没啥本事,也就只能做点小本生意,没想到有幸能跟省报的大认识,几位先坐坐,我去泡茶。”

陈全青热情招待几人,不可谓不殷勤,亲手给几人送上热茶,陈全青少不了一番试探,“几位省报的大怎么会有这番闲情雅致跑到我们这小地方来了。”

“怎么,我们办事还要向您汇报不成。”三人以江枫为首,知道这人就是这里的老板,江枫也一点不客气,开口就顶了陈全青一句,今儿可是受了一肚子气没处发泄呢。

“呵呵,瞧您说的,我要有那个本事,也不用窝在这个小地方不是。”江枫一点不给面子,陈全青看起来毫不动怒,瞄到放在墙角桌上的那台摄像机,陈全青眼珠子一动,起身走过去拿了过来,“几位厂里的保安不懂事,中午冲撞了您几位,几位大宰相肚里能撑船,千万别跟几个下人计较,这是我的一点心意,给您几位压压惊。”

陈全青一边说着,一边将摄像机扛到几人旁边的沙发上放着,旋即又是不动声色的将早已准备好的三个红包递到了三人跟前的玻璃茶几上。

江枫扫了眼桌上的红包,鼓鼓的一叠人民币隔着一层红纸都能瞧得一清二楚,三人不约而同的一个动作都是往陈全青身上瞅了一眼,这么一家小塑料袋厂的老板,出手却是够阔绰的,那一整沓人民币怕是刚好一万元整。

江枫早已有了一定的名气,对这一万块倒是没放在心上,其他两个跟她同来的人却是微微有点眼热,这年头,不论是干啥工作,图的不就是名利那点东西嘛,他们跟江枫下来跑,就是看中了江枫已经有了名气,跟着江枫混,说不定也能慢慢混出点名气,混出点名气之后图啥,无非就是眼前这红彤彤的老人头。

江枫没啥表示,另外两人也不好即便是动心,也不好一直盯着眼前的红包看,事实上,省报的也不该就这点眼界,这两人是刚毕业没多久进入省报的,还算是愣头青,没多少见识,也难怪一下子被这大手笔镇住。

陈全青将几人的反应都一一看在眼里,心里头暗暗得意,省报的又怎么着,还不是照样见钱眼开,陈全青心里也逐渐安心下来,没有钱摆平不了的事。

“小张,你去看下我们的摄像机。”江枫冲那名男性使了下眼色,她更在意的是白天拍摄的内容还在不在。

叫小张的男性摆弄了下摄像机,随即冲江枫微摇了下头,江枫的脸色登时有些不好看起来,他们白天拍的那些都被删掉了。

“几位,吃晚饭了没有?这镇上也没啥像样的饭店,咱们到县里的酒店去吃。”陈全青装着不知道摄像机内容被删一事,一脸笑意的邀请几人一块吃饭,红包也包了,待会再酒足饭饱一顿,这几位省报来的也差不多该消停了吧。

“陈老板,吃饭这不用了,我们已经吃过了,这摄像机是我们的东西,我们就带走了,谢谢陈老板的茶水。”江枫起身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另外的一男一女两个也忙起身跟了出去,临走前,颇有些惋惜的看了眼桌上的大红包,一万块啊。

“几位,几位,走这么急干嘛呢,还有东西没拿呢。”陈全青一时有些呆愣,差点就没反应过来,这几个这么清高?还是嫌钱太少?

抓起桌上的三个红包,陈全青就想直接装在三人的怀里,江枫眉头微微一皱,直接挡开,“陈老板,这就没必要了。”

江枫表态在前,另外两人也连忙推拒,眼看三人态度坚决的拒绝红包,陈全青这会也看明白了,江枫是三人中为首的,江枫明显是用钱收买不了的,摆平不了江枫,另外两人就是白瞎,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陈全青又从包里摸出了一个红包,两个红包叠在一起塞到了江枫的手上。

“陈老板,再这样我可就生气了。”江枫依然是不动心。

陈全青的脸色变幻着,软的不行,他就想来硬的了,刚才厂里的保安可是有跟他说对方今晚又拍了一些内容,陈全青无疑是不允许江枫等人带着那些拍摄的东西离开的,于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想而知,江枫几人走到楼下就被保安拦住,陈全青指使着保安将搜出来,情急之下,江枫总算是还能想到陈兴在这溪门当着县长,在另外两个人的保护下,勉强给陈兴打了个过去,但很快就被打落在地,这就有了陈兴接到的一幕,但随即又打没人接。

重庆皮肤病医院口碑怎样
贵阳癫痫医院怎么走
安阳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广州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石家庄治疗癫痫病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