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田溯宁:十二年身份变迁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8:31

该来的一切终归要来,田溯宁交出中国网通的CEO权杖并不让人感到很意外,但这一切到来的时候总还是让人有些意味难平。 田溯宁与张朝阳、丁健等一起被称为新一代“海归”的代表。从1994年一个海归创业者到1999年离开自己参与创办的亚信公司,田溯宁走了5年。 从1999年就任股份制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小网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到2002年电信重组出任国有中国网通集团副总裁,田溯宁走了3年。 从网通集团副总裁到2004年11月16日和17日,网通在纽约和香港两地上市,田溯宁成为一个超大型国有上市企业的管理者,田溯宁又走了2年。 而今,网通上市不到2年,田溯宁淡出网通重新加入创业者的行列。由“海归”创业跨入国企 从1994年创建亚信公司,到1999年出任网通控股总裁,田溯宁一直以自己西化的管理方式来改造自己管理的公司,并极力将网通这个充满了传统国有气息的固话运营商最终转变成为一个新型的国际电信公司。 把时间浓缩在2002年田溯宁出任国有中国网通集团副总裁到2006年离开重新创业这段时间内,最能反映田溯宁所遇到的机制之困。 网通集团于2002年5月16日挂牌成立,构成网通集团的基本框架是中国电信北方十省资产、小网通和吉通公司。3家公司当时各自为政,财务、人事和业务都是独立进行,当时的网通集团更大程度上是北方十省电信的决策总部,“田总的工作,有点类似网通融合初期由松散联盟构成的网通集团里面的小网通。”一位知情人当时这么讲道。 后来成立的网通国际,为田溯宁在网通集团内部能力的施展提供了机会。网通国际是由网通集团和小网通拥有的国际通信相关资产、网络、业务和人员进行融合组建而成的专注经营国际电信业务的公司,于2002年11月成立,田溯宁任总裁。此时,网通集团调整为北方公司、南方公司以及国际公司的“三驾马车”架构,网通国际被看做是网通集团国际化的象征,是由国内电信运营商走向区域运营商的关键一步。 当年,2002年3月对亚洲环电的收购使小网通同时得到9个国家或地区的登陆站,拥有在亚洲提供整体电信服务的能力。当时,不但由亚洲环电更名而来的亚洲网通并入了网通国际,网通集团也把多个国际端口划给网通国际,网通国际由此经营着网通集团在中国境内所有的国际业务,包括境内发到境外、境外发到境内的数据和话音业务。据称,仅国际结算一块,就给网通国际带来每年数十亿元的收入。 2003年4月,随着信息产业部主管电信运营的副部长张春江调任网通集团总经理,田溯宁在网通的地位开始出现变化。 小网通的一位前高层讲道,张春江到网通不久,在各种场合就开始频频表扬田溯宁和小网通,号召网通集团向小网通学习先进的机制和管理方法。田溯宁开始在网通集团步入上扬势头。 “张春江对田溯宁期望很高。”一位网通集团内部人士回忆道,张春江当时在内部的一次讲话中明确表态,要借田溯宁和小网通对整个网通集团大动手术,实现体制创新。由国企高管到上市公司CEO 知情人士讲道,张春江之所以重用田溯宁,还有一个原因——要借助田溯宁的“海归”背景和职业经理人的素质,完成网通上市的任务。 这是因为网通还有一个上市的艰巨任务横在前面。当时,国内四大电信运营商,除了网通都已完成境外上市,其中中国联通更是实现了回归内地A股上市。这样一种状况使得网通集团在资金调度方面处于弱势,更是从市场形象、治理结构和内部市场化改革等方面输给了竞争对手。 田溯宁没有让张春江失望。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田溯宁一套漂亮的组合拳,带领网通在上市的轨道上狂奔。从2004年7月,网通注销北方、南方和网通国际三大公司,成立网通(集团)公司,为实现上市公司对各地分公司的集中管理奠定了基础。 到2004年11月16日和17日,网通正式在纽约和香港上市,其间田溯宁功不可没。网通上市,也应该是迄今为止田溯宁最辉煌的时刻了。一位参与网通上市的高管回忆,那天在香港现场,田溯宁的表现就像一个孩子。他笑着向身边的电视镜头竖起右手拇指:“我很高兴,因为是UP!” 田溯宁的风光日子只享受了短暂的4个月,情况突变。 “田溯宁从总部调到香港工作了”,就在2005年3月便从网通集团传来田溯宁工作发生变动的消息。 网通一位中层当时曾告诉记者:田总在网通集团的工作已作了调整,不再具体分管集团日常事务和上市公司,而被派往香港任新参股企业电讯盈科的联席CEO,在集团主要是分管国际事务。 长驻香港对田溯宁来说多少有些意外。虽然收购电讯盈科是他主持的,但也只是他的宽带与国际化战略的一步棋。高盛的分析师认为,作为网通的第二号人物,田溯宁要做的是坐镇北京总部继续他的国际并购战略扩张,而不是去香港共同执掌电讯盈科。 高盛的这位分析师也告诉记者,中资其他在港上市电信公司中,一般都是由总公司派遣一位非常务高层人士在港窗口公司任执行总裁(如联通香港执行总裁石萃鸣),而不是由母公司二号人物亲莅香港。“令人奇怪的是,田溯宁在香港还不是执掌网通上市公司,而是坐镇参股企业。”参与该次收购的一位投行人士讲道,田溯宁原本只是想通过这次收购来获得业绩,并非想到香港长驻。但事情的发展出乎观察人士的意料,田溯宁织网却“作茧自缚”。 从那时起,就一直传言田会离开网通,如今终于言中了。 从1994年创业开始到2006年重新回归创新历程,田溯宁走了12年,一切仿佛又回到了起点,这是田溯宁之惑,也是中国一代企业转制之惑。

湛江治疗卵巢炎费用
黑河牛皮癣治疗方法
泉州治疗妇科医院
湛江治疗卵巢炎医院
黑河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