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白泽手札 第二十三章 冤家路窄

发布时间:2020-01-16 22:47:12

白泽手札 第二十三章 冤家路窄

晨曦本想小心翼翼的将女子扶到炉火旁。近距离接触,他才发现女子身上不仅带着浓浓的血腥味,还有一种类似草酸的怪异味道。难闻的气味让晨曦不由皱了皱眉,但还是尽量小心的将仅留一丝潜意识的她给安置好。

“如果我是你,现在会离她远一些!”白泽小声嘟囔道。“这种味道让我想起一种很恶心的东西。”

“什么?”晨曦对白泽的话毫不怀疑,闻言几乎是用逃的离开女子身边。把位置让给一脸凝重的老德鲁伊。

“蛊虫的味道,虽然和九州的有些不同。但当年逐鹿之战,蚩尤队伍里可是有不少巫蛊师。这种恶心的东西只要经历一次就很难忘记!”白泽好洁净,对这种污秽的东西天生便排斥不已。

晨曦闻言也不由的紧张了起来,他有很强的密集恐惧症。苗疆蛊术里动辄铺天盖地的恶心虫潮只是看到都浑身不舒服。虽然这里位处德国,但想必虫子这种东西天南海北也都差不太多。

洛林眉头皱的有些紧,连续一天的袭击让他法力消耗过大。在这种危险的地方,法力的储备才是安全的保证,但自己阵营的斥候又不能不救。

同黑巫师这个群体打交道经年,他又如何不了解对方的伎俩。摇头叹了口气,还是无奈的从口袋中拿出一个脏兮兮的皮囊,在其中放了一点儿黑色的粉末点燃。一种腐臭的味道开始弥漫,晨曦不由得掩住口鼻,不知道这又是烧的什么。但一脸严肃的德鲁伊这次全无解释一番的意思。

女游侠开始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身上出现一条条青黑色的血管纹路。一个个凸起的类似虫子的东西在她的血管中疯狂的移动,看来就是白泽所说的蛊虫了。晨曦只是在一旁看着都感觉身上一阵阵发寒,如果可以,他宁肯对上的是一群食尸鬼也不愿和虫子打交道。

洛林蹲在游侠旁边,取出一把黄金质地的小刀,缓缓的在她的手臂动脉上划了一刀。伴随着血液的流淌,无数黑色的小虫从伤口奔涌而出,投入那个依然散发着腐臭气味的皮囊之中。待到伤口中黑虫散尽,洛林将皮囊口一扎,然后轻轻一握,便看到装满蛊虫的皮囊迅速的干瘪下去。

老德鲁伊随后又取出一些粘稠的药剂涂抹在游侠的创口处。随后口中念念有词,游侠全身渐渐被包裹在绿色的光晕里,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气色也好了起来,只是依旧处在昏睡之中。

晨曦全程都在一旁旁观,没有能插上手的地方。在他看来,老德鲁伊似乎变的和平时有些不同,四周的气氛也凝固肃穆许多。

洛林处理完游侠的伤势,随即转过头。夹带着一丝叹息对晨曦招了招手。

晨曦有些奇怪的走近上前。“老师,您这是?”

洛林苦涩的一笑:“本想着带你走上追寻自然之路,却不料遇上这样的困境。只怕咱们的师徒之谊就要到此为止了。”一边说一边从行囊中取出许多东西装在自己的法袍中,随后将空间行囊郑重的交到晨曦手上。“这是我出师时老师送我的,现在它属于你了。记得,在练气阶段稳定前不要用它,行囊内的空间断面唯有元素化的手才能直接碰触。”

“老师,发生什么事情了,何至于此?”晨曦大吃一惊。

洛林没有答话,而是取出一颗水晶般的种子交给晨曦,“捏碎它,可以隐藏你们的行迹,无论发生什么,都在这儿躲好不要做声!”说罢,随手挥出一道碧绿的光华将房屋的侧壁轰开一个一人宽的洞。

晨曦大惑不解,但还是闻言找了个房间角落捏碎手中的水晶种子。周围的空气变得扭曲起来,自己仿佛被罩在了一个玻璃鱼缸当中,看周围的环境都带着一丝朦胧。看来这就是种子隐身的效果了。

“白泽,发生什么事情了?”晨曦急切的在心中问道。

“蛊虫的主人来了,很强。要是这老头儿没有经过这一天折腾,倒还算是略胜一筹。但现在的状态,如果不取巧,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晨曦倒吸一口凉气,看洛林这样子,明显已是心存死志,心中焦虑却又知道自己实力低微,这种战斗只怕是个累赘。

做完一系列安排,洛林似乎也如释重负。老德鲁伊取出一个墨绿色的小瓶,有些不舍的仰头喝下,随后身上的气势便增强了许多,枯木法杖上的三片绿叶变得娇翠欲滴,甚至杖身也开始泛出一层绿绒绒的苔藓。洛林慢慢吟唱起一段很有韵律的咒文,就像在唱一首属于自然的颂歌。随着咒语的逐渐增强,房屋地板上慢慢长出一层绿色植物,植物中衍生出四只长长的蔓藤支撑起一个半球形的防护罩,将老德鲁伊牢牢的护在内部。

“唔,领域型的法术,这个人类悟性不错,可惜生在这个时代。”白泽微微叹了口气,也不知是同情洛林的命运还是感叹这个时代。

“洛林老师,有这么强?”晨曦一脸不可思议,有生以来,他还没见过这种声势的法术呢。

“饮鸩止渴,为时不久!”白泽却淡淡的说。

“饮鸩止渴,他刚才喝的那是什么?”

“你还记得我告诉你的,上古生命改造实验中曾有一些神话生命尝试过植物体改造?”

晨曦点点头,他记得当时白泽对这个问题不予置评,但却很叹息的样子。

“如果实验侥幸成功,就会变成一种大树型的元素生命,灵魂从此就像坐牢一样被彻底捆缚在植物之中。几乎没有多少移动的能力,实质上就是终生监禁。”白泽叹息道,“而这个人族法师喝下的,就是这种树木的汁液,类似神明的血液。”

“神血!那不是好东西么?”晨曦想到弥赛亚圣枪,那正是沾染了耶稣之血才成为神器的。

“同主神级的心头血不同,否则神器还不泛滥了。”白泽轻哼了一声,“那种血液蕴含着神明的灵性。而他喝的这种植物汁液,虽然也很珍贵,但却是一种不受控制的元素能量,尤其是这种木系元素,同化性极强。初期可能会带来强大的力量,体内涌动的神血会提供源源不断的高浓度能量,算是一种半神了。但随着元素的不断同化,他就会慢慢变成一株植物。”

“一株什么?”晨曦怀疑自己听错了,其实他也明白,白泽一直是在用意识和他交流,不存在什么听错的问题,他只是单纯的不愿意相信而已。

“一株植物,身体被彻底的木质化!神明的力量哪是那么容易就能借用的。”白泽强调了一遍。“包括那把枪在内,若不是我在保护,你当时也会被光元素给彻底同化掉。”

“那他的灵魂呢?”

“能够成功经受这种植体改造的神明都是神话生命中的强者。这个人类脆弱的灵魂在这种层次的力量面前和烛火没什么区别……”

白泽没有说完,晨曦也没有再问。但看向老德鲁伊的眼光却多了些感动。也许,即使不考虑自己的因素,洛林依然在劫难逃,毕竟刚入森林,他便被重点关注了。而自己作为一个小跟班,估计还进不了对方的法眼。但洛林在求生无望的时候还愿意为自己这个刚认识几天的半个学生留一条生路,即使是举手之劳,晨曦也应当心怀感激。

一阵让人汗毛乍立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在晨曦观念里,这种无数昆虫爬行和啃噬的声音算是自然界最让人恐惧的声音之一了。房屋接近门口的墙壁就像沸水中的冰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在虫群的口器和消化液中。一个由拳头大小的蛊虫形成的黑色海洋一直推进到德鲁伊的植物领域边缘才停止了扩张的态势,虫群中一个身披墨绿色斗篷的妖艳女子缓缓踱着小步走了出来。

“咯咯……”女人一阵娇笑让晨曦都有些反胃。“呦!这不是堂堂的橡树议会洛林大人么。声名显赫的北部议长大人不在自家的树屋里喝茶炼药,怎么有闲情到这边疆来了。”女人带着一股老鸨的腔调慢慢走到植物领域前,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指点了上去。空气中泛起层层涟漪,手指却始终无法寸进。

洛林的咒语声渐渐停了下来,这个依靠神血和咒语的力量构造的伪领域彻底稳定了下来,他体内那奔腾爆裂的能量足够在短时间内支撑领域的运转。可控制蛊虫的女巫显然对领域缺乏了解,依然坚持不懈的释放着魔力,妄图将这个类似结界的东西给彻底击碎。

“卡赫,悔不该三十年前一时大意饶了你这妖孽一命,这么多年下来,不知又让你造了多少罪孽!”洛林双目圆睁,一种莫名的威严之气磅礴而至,这本是属于神明才有的精神威压。但凭着心中对德鲁伊德教义的执着信仰,老德鲁伊以自己伪半神的实力却也施展了出来,确实是如同白泽所言的天赋异禀。

实际上,早在见到受伤游侠的时候他就已经明了对手是谁了。通过在伤员和俘虏身上种植蛊虫来消耗对手能量,这一幕在当年他在黑森林清剿黑巫师时便多次遭遇。看着更强的蛊虫和更高明的手法,他自知难以善了,才有了之前的种种安排。只是他没想到,前来的黑女巫竟是自己当年手中的漏之鱼,这才真叫冤家路窄。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治病怎么样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靠谱吗
安阳白癜风专科医院
贵阳治疗牛皮癣费用
河北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