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月娘曲

发布时间:2019-12-04 08:52:10

夜幕之鸟张开宽大而又温柔的羽翼,渐收渐紧地拢住整个世界,似回复到天之初地之始的那副混沌状态。虽已入秋了温度并未有所退减,烈日的余温正在悄然消蔽去,将满未满的上弦月洒下冷冽的清光,这光亮在温度的加热下增了些许暖意,这股暖意袭向每个渴望夜的 释放的灵魂。大人们扯几张小凳就在门前拉开了侃家常的架势,姑娘们,少年们三三俩俩扎成堆,小孩儿们结伙儿做着各自的游戏。

山里的人们向来休息得早,很快的夜渐渐的深了,本就不怎么热闹的山里越加冷却了下来。蟋蟀的喧哗声却高了起来,波浪似的起伏涌动着,风掠过竹林时竹稍欢快地舞动着,发出一阵接一阵哗啦啦的讪响。成群结队的鸟儿在竹枝上扑腾跳跃着,这些喧响似乎更显得夜的宁静了,偶尔从某处传来的人们的说话声也显得模糊不清了,大概除了自然外一切都已睡去了。

就在这当儿,一声狗吠却尖刺刺的响起来,显然是有路行人经过的。这路行人似乎并不怕这狗,扯起点声调向狗打了几声招呼,那狗也很本分的又回到墙角蜷曲着了。这夜行者穿过庭子一角,下了台阶,越过菜园子边的水沟,踏上朝着竹林的那条路子。

月光白泠泠地照着这周围空旷的路子,也照清了这夜行者就是榕容。榕容是十八九岁的姑娘,略显瘦削的身材在月光下乍是更好看了起来,长长的头发披了下来盖住后背的大半部分。她以匆忙而有节奏的步调前进着,长发被迎面而来的风不断向后撩去,随着步子的节拍跳跃着,她也只是不时地背过手去顺顺它们,并悄悄的告诉它们要听话。

夜了的竹林愈发显得密匝匝的,月光只照在竹林的入口处便悄然刹住了,仿佛照着照着因为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怔住了,只在竹枝稍微稀疏的地方洒下些许光亮,倒像许多忘了飞翔嬉戏的萤火虫。榕容的脚步并没有因为这密密的竹林而有所迟略,一来是她生于斯长于斯,以前和姐妹们常常来这里玩耍,对此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再者她心中只顾念叨着现在有谁在林子里等着她,像魔咒般引着她召唤着她向前去,使她无暇念及以往和姐妹们在此的欢愉,更别说那些所谓的担心和畏惧了,何况她也不是个胆小的姑娘呢。

果然在竹林深处有这么一位男子,也就是我们的男主人公萧原,正倚在一棵竹干,竖起耳朵谛听着,并时不时望着村子方向的竹林入口处。他时而沉湎于即将相聚的欢快场面的想象中,时而不安地蹭着脚,使得松软的竹叶层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他终于听到一阵渐响渐近的脚步声了,轻软而犹疑不定的脚步声纠起了他的心,他四下里看看见没人,便兴奋地试喊了声:

“容儿!”

“哎,在这呢!”榕容的声音清脆中不乏柔和,一听便认得出来,果然是她。

接着是一阵匆乱的踩过竹叶的嚣响,突然他们被什么牵绊住似的,在隔着两步之远时都收住了脚步,声音静下来了,静得他们只注意到彼此的呼吸。

借着这漏了网的月光他们可以彼此辨出对方的面容轮廓了,也就怔了那么一会儿,萧原还是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容儿!”这呼声里有希望有呼唤。她稍微犹疑了一下,就坚定地跨出眼前那一步,站在他面前,他伸臂顺势将她揽近自己的怀里,她也轻轻的靠着他的肩,彼此都不说什么。

这是自她懂事以来第一次靠在一个男人的怀里,更别说是第一次和他这样近距离的接触了,而恰恰这也是他第一次将一个这样的女子,一个他深爱着的日思夜念的女子搂在怀里。他们怎么能不好好珍惜这期盼已久的相偎相依呢,此时两颗心都可以互相诉说了还需要什么言语呢。就这样过了两三分钟,他不自觉的用了那么一点力,她虽然眷恋这种被温暖包围的感觉,还是条件性边挣脱他的怀抱边说:

“我好不容易才回来一次,说了好久我爸妈才同意我晚上留在芳芳家的啊。”

这话不假。芳芳是她自幼的好姐妹,她只能借着约好去芳芳家的谎来争取这和他见面的机会。

这话也倒提醒了他似的,他便脸对脸细细端详起她来。五个月不见,她还是当初他见到的那面容,清秀的脸,细细的眉眼,还是那样一副娇而不媚的神情,只是被他这一端详倒显得羞涩不安起来。

“嘿,我说好了晚上留在芳芳家的,现在在这荒野里回不去了,还不是都是因为你哪!”她嗔笑道。

“哦,那就别回去了。”

“怎么,还不满意啊,还不满意的话那我走人了咯。”

“别!别!你走了那我怎么办呢!”对眼相视一笑,“你也累了吧,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也不待她的回应他便扯着她向靠近溪流的方向走去。尽管是第一次约会,但他知道她喜欢流水喜欢月光,他时常想象着她对月抒怀面水而歌的场景,今日才有机会得此一见的机会又怎能错过呢。

他们在面溪的小土坡上择了一处较避风的坐定,抬头看月娘的清辉泼洒下来,冷冽中觉出了些许柔和,连那溪流也流动着慢慢的光辉,一闪一闪的。面对这样美满而又富有诗意的场景两人又是不约而同地对了眼,她低了低头,开口道:

“你说在这里会不会遇到别的什么人呢?”

“不会的吧。”

“那要是遇上了怎么办呢?”她喜欢寻根究底的毛病又来了,“那跳进这清溪也洗不清了呢。”

“反正也就这样啦,要是真有人的话那有了证人岂不是更好?”

“讨厌死了啦,那还了得!……”她虽然嘴里这样说着,还打了他一下,却偏头往他肩上一靠,睁大眼看着空灵朦胧的夜空,忘了他正等着她那段看似欲说还休的话。

…………

露渐渐地重了,似乎可以听见露水滑过竹叶那细滑而又略带沙响的抖动,一溜烟地就抖到地上去了,而它们触地的声音大抵也是听不清明晰的吧。

夜里未眠的鸟偶尔啁啾着,像怀着心事似的在竹枝上跳过。

秋水泛着粼粼白光,泠然远去。

共 226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恋爱中的男女是最幸福的事,即使有烦恼那也是快乐的烦恼,他们总会想尽一切办法驱除烦恼,爱情的力量是最有动力的,只要真心相爱,没人可以拒绝。【编辑:红荆】

1 楼 文友: 2009-11-19 08:05:18 只要是真爱,不管结果如何,我们的心中都不会遗憾。

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西安华都医院
西藏男科
汕头专业女子妇科医院
长春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