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电信第5次重组热议

发布时间:2019-07-17 18:31:34

  前不久举行的 宽带鸿沟与第五次电信改革 研讨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提出了 国内电信行业需要进行第五次重组 的观点,并提出了具体的重组方案: 将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的业务分拆出来整体打包并入广电,与中国有线电视络公司合并,再加上广电的视频内容业务,共同组建国家广播电视络集团公司。

  此消息1出,立刻引发了各界的热烈讨论。如何能够让电信业加快发展的步伐,在、宽带提速、物联等新兴信息化发展方向上取得更多的突破是关键点。

  宽带不宽 引发重组料想

  电信行业为什么需要第五次重组?社科院研究中心给出的理由是我国 宽带不宽 。根据中国互联系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27次中国互联系发展状态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12月底,我国民范围到达4.57亿人,名符其实的全球第一。但是在宽带接入上,我国宽带人均普及率不到10%,远未到达发达国家30%-40%的水平;另外,CNNIC统计表明,我国平均上速度只有857kbps,接入速度远远落后于美国、日本、韩国等互联发达国家,但在宽带资费方面,我国宽带接入费用占用户收入的比例则远高于发达国家和地区。 我国于发达国家间的宽带鸿沟已成为了阻碍电信业发展乃至国家整体发展的绊脚石。 有专家对此问题乃至作出了这样的表态。

  对我国 宽带不宽 的缘由,业界普遍认为除前期投入不足外,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 划江而治 的变相垄断造成。工信部近期发布的电信用户申述情况表露,电信和联通之间的带宽瓶颈致使的用户投诉占到了90%。对此,社科院研究中心也称,中国宽带瓶颈,主要不是卡在宽带骨干上,而是卡在互联上。 由于在中外同等带宽条件下,主要区分在于,全人类几近都放开了互联接入,只有我们一家垄断互联接入。这致使在宽带接入互联时,出现了瓶颈效应,不能充分发挥带宽的作用。

  很多专家认为,这类垄断情况的存在,还大大延缓了三融会在我国展开的进程。对此,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陈金桥就指出,目前 3融会 的最大问题是电信与广电之间的行业利益以及部门利益, 2011年 3融会 在行业监管体制上仍需要突破。 陈金桥称。

  电信专家热议重组

  针对这类现实情况,社科院研究中心有针对性的抛出了 第五次电信业重组 的具体方案:将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的数据中心业务分拆出来整体打包并入广电,与中国有线电视络公司合并,再加上广电的视频内容业务,共同组建国家广播电视络集团公司。在社科院研究中心看来,数据中心业务年收入不过60亿元,还不到电信、联通年收入的百分之一,对两家企业的经济利益影响不大,但却可以强化广电对宽带内容的集约管理,如此一来, 新组建的国家广播电视络公司,全面负责互联内容、广播电视媒体内容的运营和服务;工信部专心致志地监管电信市场的运营与竞争。电信、联通、移动三家运营商,可以专心负责宽带互联接入的建设与经营,向用户提供更加优良的产品和服务,是一种多赢。

  但是对于这1重组方案,很多电信专家表示了强烈的反对。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表示,打破垄断必须要靠业分离,依照现有的重组思路,不过是用一个更大的从络到内容再到互联的纵向垄断企业,去取代现在相对寡头竞争的行业垄断,这是一个更坏的结果。工信部电信经济专家委员会秘书长杨培芳也表示,第五次电信改革,以宽带作为切入点很好,但仅将占电信2%业务比例的IDC划归到广电,这还称不上第五次电信改革。 应当斟酌全部体系怎么改,最少包括终端接入层、骨干络层、数据平台层;还应该考虑信息内容媒体提供商(ICP)和应用服务提供商(ASP)。 他认为,社科院报告中的宽带瓶颈主要是业务问题,必须开发出更多的应用服务业务,通过有效有序竞争来繁荣信息通讯市场, 不要走行政垄断的回头路 。

  固然,支持社科院研究中心方案的声音也不少。中国科学院声学所研究员、著名通讯专家侯自强就表示,互联出口是广电面临的最大困难,解决不了,广电就很难接入宽带市场。深圳广电团体总工程师、3融会专家组成员傅峰春则表示,目前我国IDC资源上的配置不合理致使广电做宽带业务面临瓶颈,广电宽带收入的40%要付给电信运营商作为租用宽带出口的费用,这类巨额的间结算将会拖垮广电企业,让其在3融会的发展中没有竞争力,这样市场也就不会出现真正的有效竞争。

  业分离 或是解决之道

  显然,双方专家对是否是要进行第五次电信重组这个问题并没有太多的争议,毕竟我国与发达国家地区之间存在 宽带鸿沟 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就连广东电信一位高层领导在接受采访时也不无 悲观 地表示: 重组是肯定跑不了,最让人关心的还是怎样重组的问题,像过去那样区域划分或是业务拆分肯定行不通,要把IDC剥离给广电这个方案我们肯定会坚决反对的。 那末第五次电信重组究竟应当以怎样的方式展开呢?除在广电和电信之间作出选择外我们还有没有第三条路走呢?

  其实并不是完全没有,亚洲四小龙之一的新加坡在2009年启动 下一代全国宽带络 (简称NGN)建设就是采取了 业分离 的做法,并收到了不错的成效。新加坡资讯通讯发展管理局局长戴荣利告诉南方,新加坡的NGN项目自从立项之初就定下了络建设和运营商分离的思路。其最初的目的在于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减少投资本钱、避免重复投资;2是避免互联互通出现阻碍。据其介绍,在NGN的建设上,新加坡设立了NetCo(络建设商)和OpCo(络运营商)两大主体,分别对外进行了招标,以充分调动市场竞争,实现市场公平。值得注意的是,为了能够让独家负责络建设的络建设商在获利的同时又不会借助垄断歹意涨价,新加坡政府还通过政府补贴的方式与络建设商、络运营商协商制订服务的价格上限,并且要求服务价格6年内不能上调,为此新加坡政府将向络建设商和络运营商分别提供了7.5亿新元和2.5亿新元的补贴。通过这类 络共用、政府补贴 的做法,3年来,新加坡的迅速普及,预计2013年1月1日将到达光覆盖率100%的目标,这意味着新加坡无论是高潜力消费人群的聚集区还是贫苦地区都将实现络覆盖,真正消除城乡地区的 宽带鸿沟 。

  阚凯力对新加坡的做法也高度认同,他表示解决我国目前宽带市场寡头垄断的最好管理办法就是把天然垄断部份与可竞争部份分开。 比如,将电信与广电系统的接入络从其他业务中剥离,成立独立的、保持微利乃至依靠政府补贴的非盈利公用事业企业。这样,就使互联和其他业务可以在公平的条件下充分竞争了。

  四次重组背景资料

  第一次:1994年中国联通成立,打破了邮电部独家垄断国内电信市场的局面。

  第二次:1999年,中国电信分拆移动通信业务,成立中国移动。

  第三次:2001年,中国电信实行南北分拆,构成中国电信、中国通、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卫通、中国铁通6家基础电信企业竞争格局。

  第四次:2008年,中國電信收購中國聯通,中國聯通與中國通合并,中國衛通的基礎電信業務并入中國電信,中國鐵通并入中國移動。第四次電信重組主要基于3G的資源分配和發展,構成了中國電信、中國聯通、中國移動3家資源互補式競爭的格局。

2010年香港智慧物流战略投资企业
2010年香港智慧物流天使轮企业
2010年香港智慧物流上市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