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在奇幻世界成祖神 第九十四章 安奈林

发布时间:2020-01-17 02:44:12

在奇幻世界成祖神 第九十四章 安奈林

卡尔走入一处偏僻的街道,一名名平民百姓打扮的人三三两两闲逛着。

商人打扮的艾伯塔看见卡尔的身影,快速迎了上来。

看着卡尔脸上还残留着一些淡淡的浮肿,心中不由得讪讪一笑,看来安德烈下手太重了。哪怕教宗专门为他购买了生命药剂,还是让这脸上留下了一丝浅痕。

不过也幸亏这道痕迹很浅,这才让卡尔少了一些破绽。

“卡尔、准备的如何了?“。艾伯塔对着卡尔询问着。

卡尔对着艾伯塔点了点头:“一切都十分顺利“。

“武器和盔甲你们运送进来了没有?“。卡尔对着艾伯塔询问着。

艾伯塔对着卡尔一笑,对着蹲在地上的二十名审判骑士一招手,几辆马车以及十几匹战马被拉了过来。

“还真别说,你给的东西很实用,守门的将领看都不看直接就放行了“。艾伯塔对着卡尔感慨的说着。

卡尔突然笑了起来:“你也可以的,只要你每年都给他们大笔金子,他们也能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难道他们不怕敌人混进来?“。艾伯塔对着卡尔反问。

卡尔摇了摇头:“西格堡中有千名士兵,数十名见习战士,就凭你们这区区二十一个平民百姓又能掀起多大的浪花“。

“既然你们没有任何危险,看在每年大笔孝敬的份上,对于走私的物品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卡尔对着艾伯塔缓缓解释着。

随后话锋一转:“要不是因为这些,我们能如此轻易的取得西格堡吗?“。

“那道也是“。艾伯塔稍微思索,对着卡尔说着。

卡尔诡异的一笑:“感谢慷慨的艾尔子爵阿道夫,要不是他,这座城堡我们想都不感想“。

“果然是一个慷慨的家伙“。艾伯塔大笑了起来。

二十名审判骑士听着这番话,也龇牙咧嘴的大笑了起来。

小声一落,卡尔看向艾伯塔:“今天我先去找了弗朗西斯男爵……“。

听着卡尔将这些事情缓缓说出,艾伯塔以及二十名审判骑士尽数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当最后一个字音消散的时候,艾伯塔看向卡尔:“你动用了艾尔子爵布置在这里的所有力量?“。

“太冒险了、毕竟你已经被撤职,要是露出了破绽可没人能救得了你“。艾伯塔对着卡尔担忧的说着。

卡尔嘴角泛起自信的笑意:“我卡尔和情报打了大半生的交道,对于这些早已了如指掌,虽然看似冒险但确实值得的“。

“毕竟我们赢了、审判长你说是吗?“。卡尔对着艾伯塔说着。

艾伯塔深呼一口气:“卡尔我佩服你的勇气“。

“不、要说勇气,应该是我佩服审判长和安德烈团长“。卡尔对着艾伯塔说着。

随后脸色一正:“要不是你们闯入危险重重的艾尔城,我卡尔现在正在等待死亡的降临,所以和你们的付出相比,我这一点点的冒险是值得的“。

“卡尔……“。艾伯塔略微有些感动,拍了拍卡尔的肩膀。心中暗暗后悔,当初自己打的是不是有点重了。

感受着艾伯塔拍着自己肩膀的力度,卡尔心中对他的好感大增,一个疑惑缓缓浮现。我脸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卡尔的神情变化,艾伯塔好似感受到了他心中所想,嘴角不由得狠狠抽动了一下。于是慌忙岔开话题,说到正事上面:“卡尔、你认为我们应该如何行动“。

“我会先去和弗朗西斯男爵汇合,然后审判长留意时间,待双方打起来之后,子爵府必将混乱,你们趁机发动奇袭一举宰下安奈林的头颅“。卡尔对着艾伯塔缓缓说着。

话音一落好像感觉到了一丝不妥,于是对着他们叮嘱:“但是你们一定要切记,不可在冲杀的时候高呼吾主,以免提前暴露横生波折“。

“这一点我们能做到的“。艾伯塔对着卡尔保证。

二十名审判骑士也露出坚定的目光,想到自己能夺下西格堡,心中便充满了激动。须知这可是人口五千,兵力一千,见习战士数十名的城堡。仅以区区二十二人,居然能完成此等壮举。

一想到这里,便如同打了鸡血一般。

……

急促的脚步声在西格子爵府中响起。

一人快速往里面走去,见到花园小亭之中的中年男子连忙躬身一礼:“子爵大人、弗朗西斯男爵有所异动“。

“有所异动?“。安奈林嘴角泛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目光看向那人对着他询问:“你刚刚不是还在和我说,我那可爱的弟弟,整日里醉生梦死。可是为什么才一会的功夫,他就有异动了?“。

“属下无能,并没有及时发现弗朗西斯男爵的狼子野心“。那人露出一丝羞愧的目光对着安奈林说着。

安奈林将目光看向前方:“我很好奇,在出征的时候他不行动,如今回来了反倒急了起来“。

“如此反常的举动,由不得我不疑惑,究竟是谁给了他如此之大的胆子“。安奈林缓缓说着,一丝杀气悄然蔓延开来。

弑弟的罪名可不好听,所以自己故意在出征的时候留下了一个鱼饵,没先到不仅没有上钩反倒缩了回去。如今一反常态,做些小动作,实在是让看不透。

那人稍微思索对着安奈林回复:“或许是那些艾尔郡的老鼠开始行动了“。

“好啊、这可真是一个美妙的事情“。安奈林对着那人说着,嘴角的笑意更加浓厚了几分。

那人露出一丝担忧:“今天晚上要不要将八十名见习战士以及城中的军队全部动员起来“。

“我等了他们半年,好不容易看到他们即将跳出来,怎么能把他们吓回去“。安奈林摇了摇头,弗朗西斯再不济也是父亲的儿子,不知道有多少眼睛盯着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一旦杀了他只会让支持自己的人离心离德,反倒便宜了远在古顿堡的那人。

至于艾尔郡的老鼠,留下他们仅仅只是为了给弗朗西斯壮胆,要不然这段时间他们对外部的消息为什么断绝的这么干净利落。

那人泛起为难的目光:“可是弗朗西斯男爵手中的兵力拥有一百名卫兵,在加上那些老鼠的支援,我们仅仅依靠府中的力量恐怕有些不够“。

“虽然在卫兵方面势均力敌,甚至暗中投靠的一百名卫兵中有十名是我们的人,但不排除那些老鼠会增援弗朗西斯子爵四十名见习战士“。那人对着安奈林继续说着。

安奈林一愣对着那人反问:“四十名见习战士?“。

“从这些年种种迹象表明,艾尔郡的老鼠们一共派遣了三、四十名见习战士秘密潜伏在城堡之中,所以这方面我们必须做到完善的防备“。那人对着安奈林解释着。

安奈林稍微思索:“你去秘密调遣二十名见习战士来府中“。

“一旦弗朗西斯发动叛乱,我就名正言顺的杀了他“。安奈林对着那人说着。

那人神色一震,对着安奈林躬身一礼:“遵命“。

看着那人的身影远去,安奈林不由得在心中一叹。真是讨厌的老鼠,让人厌恶。明明可以轻易的解决他们,但是却因为弗朗西斯这个不该出生的人,使得自己如此大费周章。

如今跳出来也好,总比自己时时刻刻提防着要强得多。

牙克石市中蒙医院预约挂号
连城县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南京治疗龟头炎方法
岳阳治疗盆腔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