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劫修传 96.第87章 三月行天近

发布时间:2020-01-16 14:44:41

劫修传 96.第87章 三月行天近

大呼荆道冲的名讳,且出言无礼,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这金塔本来就设有窗口,原承天凑到窗前向外看去。

金塔上空停着一只白鹤,鹤上坐着一名红衫女修,大约二十七八年纪,相貌与九珑有几分神似,只是多了几分凶蛮霸道之气,再瞧她的修为,原承天耸然动容,此女修居然是位五级玄修,比荆道冲还高出两级来。

骑鹤女修侧身对着金塔,显然她虽知琅嬛金塔就在此处,却不能判断出金塔具体的方位。

女修大呼小叫了半天,仍不见荆道冲出来回应,这倒是罕有之事,以荆道冲的声势修为,竟能忍住此女的辱骂,看来两者之间的关系非比异常。

那女修戟指叫道:“荆道冲,别以为你躲在塔中,就能躲我一辈子,这岛上可是你天灵宗的产业?你若再不出来,我便毁了此岛,杀光这岛上的居民。“

原承天暗暗摇头,怎么这些玄修都是这般视人命如草芥,莫奇如此,这名女修也是如此,至于荆道冲,他指责莫奇时,只怪他逼迫九珑,却没对莫奇欲水淹百草坞有半句责骂,可见在荆道冲眼里,这岛上的居民也和蝼蚁没甚区别。

女修言出必行,当即从怀中取出一个红色盒子,就欲往天上一祭,可怜这岛上居民,原来不过是九珑的仆役,从没惹过这些修士,却动不动被人威胁。

原承天知道荆道冲或许不在意女修此举,九珑肯定会沉不住气。正在这时,玄和已出了金塔,身边果然跟着九珑。

女修一双妙目在九珑身上一转,忽然眼圈儿一红,道:“你难道是九珑不成?你的模样与灵贞一般无二,再不会错了,我出外二十年,没想到九珑竟这般大了。“

她在白鹤顶上一拍,那白鹤就慢慢降了下来,可此女修性子太急,不等白鹤落地,早就飞身扑了下来,一把将九珑搂在怀里,九珑叫了声“姨娘。“眼圈儿也是一红,扑在女修怀中哭泣起来,只是她纵是心里大悲,哭声也甚是克制,女修都不管不顾,哭得悲痛之极。

原承天暗觉奇怪,仙修之士修到玄修境界,那一个不是古井无波,纵是像莫奇那样冲冠一怒,大多也是为了威吓对手,其实心里还是冷静如恒。

这女修的大哭却并非做伪,莫非她修的心法与众不同?否则原承天断不能理解。看来自己离开凡界这几千年间,仙修界的确变化极大,自己先前积累下来的玄承越来越是不够用了。

最终还是九珑首先收声,她取出手绢来替女修拭干了眼泪,柔声道:“姨娘,你这一去就是二十年,九珑日日担心不已,若是姨娘再迟几年来,恐怕九珑就见不到姨娘了。“

女修立时转悲为怒,这情绪变化之快,令人叹为观止,她怒道:“究竟是谁欺负你?我来这里的路上就听说你娘已被荆道冲这贼子害死了,莫非他还想害你?“

九珑忙道:“不关爹爹的事,就是娘亲之事,也是事出有因,姑姑,你不知道我有多少话想对你说,我想寻个僻静所在,慢慢对你说。“

原承天知道九珑一定是受荆道冲所托,设法将这女修引到别处,这女修虽七情上面,可能修到五级玄修,那就绝非易与之辈,荆道冲不肯出头,虽不至于怕了这女修,也必定另有缘故,

女修含悲带笑道:“九珑说的也是,这荆道冲他也跑不了,这笔账我们就慢慢和他算,我也是有一肚子话想和九珑说,我这二十年来……”声音忽然一凝,喝道:”何方妖孽,还不给我滚出来。“

这声大喝,已内含玄修无上心法,就连玄和也不禁抬起袍袖,以一团紫气摭住身上,九珑幸好有无界之域卫护,否则岂不是被女修当场震死?这女修的性子的确是急了点。

却见离女修数十丈处的空中,忽然掉下来一只人面异兽,此兽形状如犬,生着人面,大小和一头水牛差不多。异兽胸口处炸开一个大洞,一种晶晶亮亮的物事已被震成粉未,撒得满身都是。这女修一声断喝,竟震碎了这只异兽的晶核。

原承天见到这只人面异兽,就算他身在金塔之中,也不由动容,因为这种异兽名叫人面犬,是魔界最常见的魔兽。他昔年曾与魔界魁神大战,对魔界的魔兽再熟悉不过。

女修不识此兽,奇道:“玄和,你快过来瞧瞧,这是什么东西。“看来她和玄和也是极熟的。

玄和脸色微变,道:“素道友,这是魔界人面犬,怎会跑来这里?不好,此处竟然出现一道空间裂缝,素道友,你快和九珑进塔来。”只见从刚才人面犬掉落处,出现团淡淡的阴影,其中蕴含的一股狂暴魔气正翻滚不已,随时都可能喷涌出来。

女修喝道:“我素蔑贞怕过谁来。”她将九珑轻轻推向玄和,玄和忙将九珑推进金塔之中,转过身时,已见素蔑贞手中祭出一方红盒,从红盒中射出一道黄光,对准了魔气狂涌之处。

“哗啦啦”声传来,三道黑气从空中的阴影中窜了出来,但被素蔑贞红盒黄光一照,立时狂叫起来,显然痛不可当。

玄和忙站在素蔑贞的身后,随时准备接应。这素蔑贞是九珑的姨娘,修的是七情大法,最是性如烈火,七情大法不忌七情六欲,越是至情至性之人,越容易炼成。

此时那三道黑气已化成三只异兽,个个狰狞无比,但异兽身上的皮肤都已溃烂不堪,显然是被红盒中的黄光照射所致。

素蔑贞道:“魔界的异兽果然厉害,在我这七情盒中的情光照射之下,居然没能化成飞灰。玄和,这魔界的异兽怎会跑到这里来?“也不等玄和回答,祭出一把一尺多长的玄玉法剑,法剑上白光闪了一下,三只异兽的头颅齐齐被割下。

玄和凝目注视着空中的那团阴影,以防其中再窜出异兽来,口中应道:“素道友,莫非是三月行天之期已经到了?三月行天之期,本就是三界碰撞,界力动荡之时,有魔界异兽出现并不出奇。“

“胡说八道,上次三月行天不过才隔了二百多年,哪有这么快的。“

一番喝斥弄得玄和哭笑不得,以他的修为身份,就算是荆道冲也是尊敬有加,可想想素蔑贞连荆道冲都不放在眼里,被她骂几句又有何奇怪?

玄和也是脾气极好,闻言并不动怒,道:“素道友不妨想想,这三月行天之期是不是一次比一次近了,上次是隔了二百三十年,这次又提前了三十年,这样下去,着实令人堪忧。“

素蔑贞皱眉道:“这样想来,的确让人担忧,莫非传说中三界大劫之期就要逼近了不成。“

原承天闻听此言也是动容,所谓三月行天,是指每隔三五百年,魔、凡、昊天三界总会轻微碰撞一次,其时三界交汇,天空中会同时出现三轮明月,三界交汇的时间只有短短一夜,随即会立刻分开,再次相会,又需再等三五百年。

这三月行天原本是自天地开辟之后就应有之像,本不足为奇,但若依玄和所说,这三月行天之期一次比一次接近,那就是非同小可的隐忧了。因为这表明三界已然不稳,极可能会步上天外灵域的后尘。

此时空中的那团阴影越发大了,从只有数丈大小,急速变成百丈方圆,忽然,数百道黑影从中同时喷发出来,齐齐向素蔑贞和玄和扑来,临到近了,可看出这些黑影皆是魔界异兽。

玄和以袍中紫气将自己和素蔑贞罩了个严严实实,那些异兽一触到紫气,身躯就如遭电击,连不迭的后退。

玄和也皱眉道:“这次的裂缝也未免大了些,这些魔兽的修为也不算低,有些麻烦。“

素蔑贞同时御使七情盒与玉剑诛魔,哪将玄和的话放在心上,叫道:“就怕它来的太少,不能让我杀个痛快。“

不过原承天见过素蔑贞的诛魔手段,不由暗暗摇头,原承天与魔兽争斗的经验极丰,知道这裂缝在群魔的魔气的冲击之下会变得越来越大,一旦界力被完全冲破,最终会变得不可收拾。七情盒和玉剑虽然厉害,可不去堵住裂缝而任其扩大,实非明智之举。

可以原承天的身份,又怎敢上前提醒,正在发愁之时,塔前青影一闪,荆道冲总算出现了。也不见他动用什么遁器遁术,身子就已经飘到素蔑贞的身前,向空中裂缝一指,喝道:“破!魔!“

这声断喝内藏无限玄奥,竟然是两字无界真言,无界真言无形无迹,但在这无界真言的强大威能之下,空间裂缝果然大有弥合之势。

原承天怎肯放过这偷学无界真言的大好时机,这真言的玄奥之意,尽数在荆道冲的身边围绕,空中闪出无数似符似字的气团,在别人看来自是摸不着头脑,在原承天看来,这些个符文正是对两字无界真言的释意,哪里还需要领悟贯通,只需要牢牢记住就可。

这也是因为原承天胸中玄承无数之故,换成别人,这样的机缘就只能白白错过了。

空中裂缝虽在真言的威力之下急速縮小,可就在这时,裂缝中突现两道斗大的红光,忽现忽灭。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怎么样
海丰县彭湃纪念医院怎么样
天津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柳州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宜昌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