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魔法之徽 第三十九章 梭哈(上)

发布时间:2019-09-13 19:35:56

魔法之徽 第三十九章 梭哈(上)

费尔南多提出的检验方法很简单,也没有太过超出文莱思的意料之外。在几个专业人士的监管,确定他没有用任何手段作弊的前提下,他自己和文莱思进行一场赌局。而最后,按照他的说法,“我能够判断出你有没有在这里赢下70000筹码的实力。”。

说实话,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他所说的这个检验方法都与公平扯不上半点关系。不过旁观的人都表现得理所当然,而就连显然非常关切文莱思的情况的斯卡丽,也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对费尔南多提出的做法有什么异议。

【心理学检定:56<60,成功。他这句话完全是随口说出的,他自己都对这句话的真伪并不在乎,你通过观察表情自然也无法判断他说的与事实是否相符。】

“……嗤。”文莱思冷笑了一声,“果然如此。说什么作弊不作弊,他们只是不愿意让我这么把70000个标准单位拿走而已。如果我不是大小姐的侍从的话,大概就不会这么客气地说什么检验,而是直接一口咬定我出千,把我扔出去了吧。”

【哎呀,小文莱思,看你这话说的——】

【恐怕不只是扔出去吧?像这类地方,对老千下手应该会更狠才对。说不定会把你的十根指头都砍断,把你变成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存在了啊。】

“你还是说些我听不懂的话好了。没有人告诉过你吗?你的笑话莫名其妙而且都很冷。”文莱思撇了撇嘴,在心里嘲讽了一句,接着对费尔南多笑了笑,轻轻地说道:“我明白了,费尔南多先生。这里是您的地盘,您只需要告诉我,我要怎么做就可以了。”

费尔南多深深地看了文莱思一眼,过了好几秒之后,才重新露出他那种特别的笑容,开口:“朋友,你能这样配合自然最好。那么,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首先,请你取下面罩如何?”

文莱思点点头,小心地摘下了脸上的红色面罩,很认真地叠成了漂亮的方块。

周围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文莱思的右脸颊上,准确地说,是他脸上很显眼的伤疤上。已经愈合的伤口因为当时没能得到及时且足够高级的魔法的处理,现在是淡淡的粉色,从皮肤上微突出来,奇妙地与嘴唇融为一体,一直延伸到耳垂。看起来就好像只有右半边脸在嘴咧得很高地笑着,不知为何,就使人产生了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危险感。

费尔南多的眼光却只在他脸上微微停留了几秒,接着就仔细地观察文莱思折叠面罩的动作,直到文莱思把面罩放到一边,才重新看向文莱思,微笑:“朋友,真的很抱歉,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是我的疏忽。”

这次不需要系统再用什么心理学,文莱思就听出了费尔南多的话纯粹只是为了遵守某种礼节。他轻轻地微笑了一下:“没关系,是我自己说愿意配合您的所有要求的。请继续吧。”

费尔南多的眉毛挑了一下,看向文莱思的眼神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很好。那么,接下来,也许你已经知晓,也许你并不了解,作为庄家,我有必要把之后我们要进行的赌局的规则对你解释清楚。首先,必须要说明的是,荷官是我们‘金币’自己的人,而负责站在在你身后——证实你的清白的人,也应该要与你同时看到你的牌面。”

这话说出来,周围围观的人们也终于开始产生了一点小小的骚动,斯卡丽看到大家的反应,便向他们两人中间走了一步。文莱思看到并且听到了这一切,可他只是轻轻地笑了一下,点头说道:“为了证明没有人出千作弊

,这是理所当然的,我能理解。”

文莱思这话说出来,周围的人议论的声音又变得更大了一点。费尔南多再次深深地看了文莱思一眼,就好像要从他眼睛深处挖出什么东西来,接着继续笑着说道:“那自然最好。那么,请听我说完。除此之外,为了保证你没有利用某些特别的魔法出千,我们‘金币’还会请来一位对魔力波动特别敏感的人来,我希望你也能理解这一点。”

“……系统?”【嘿嘿嘿,我之前不都对你说过了吗?现在,我们完全是一体的。】

文莱思沉默地点了点头。

“很好。然后,我们要进行的赌局内容,是‘梭哈’。对,就是在德州扑克中一次下注所有筹码时会说的那个词。所以,对于牌型的大小,你应该明白吧?最大的是同花顺、然后是四条、葫芦、同花、顺子、三条、两对、对子,和高牌。”

“……”尽管文莱思实际上已经赌了好几个小时,但实际上他对牌型的名称还是很不熟悉,毕竟他只需要判断自己手里的牌是不是“比较大”,然后通过系统判断别人“对自己的牌有没有自信”就可以了,所以现在听到费尔南多张口冒出这么一串名词来,听得他着实有点晕头转向。可是他又不敢露怯,只好讪笑着继续点头。

“接下来,它与德州扑克的区别就在于,并没有池子里的牌。荷官一共会给每个玩家各发五张牌,其中第一张是暗牌,而之后四张都会亮开。最后比较大小时,比较的是双方手里的牌型。”费尔南多停顿了一下,“朋友,我这么说,你能理解这个游戏的玩法了吗?”

文莱思再次点头,他已经觉得脖子有一点发僵了:“是的,基本上理解了。”

“要有能在几个小时之内让筹码翻几百倍的人,至少也应该具有你这样杰出的理解力才行。”费尔南多脸上的笑容不知为何更加鲜明了几分,“先发两张牌,之后,每次发牌都是下注的时间,这个规则和德州扑克近似,想来朋友你理解起来也不会有障碍。”

“然后,像这类游戏,一局还是没办法体现出水平。所以,我们就进行十局游戏,每局的底注是7000个标准单位,最低加注量是1000个标准单位。”费尔南多再次顿了顿,对文莱思轻笑一下,眨了眨右眼,“这个,朋友你,也能理解吧?”

费尔南多的动作意思很明显,文莱思的肚子里就开始骂娘:“什么‘能理解吧’,直接说‘你敢不接受吗’怎么样?吃相真难看啊,7000个标准单位,10局,意思就是一分钱都不想给我留嘛。而且我输得这么惨,就算他放我一马,旁观的人也不会相信我之前没有出千吧。那样一来,她们也有正当理由让我永远不来了。真特么的不要脸!”

【嘿嘿,嘿嘿。小文莱思,现在多少有点高智力的样子了嘛。那你,打算如何应对呢?】

“……如果,大小姐也认为我作弊了的话……以大小姐的个性,现在已经有的500个单位工资应该不会有问题,但是,之后,大小姐大概不会再愿意和我一起行动了吧。”文莱思在心里默默地说着,也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再对系统说明,“拿不到可能的外快还是小事。如果大小姐出了什么事的话……福特那个老东西……”

眼前再次浮现出福特临走时谈不上凶神恶煞,却让他背后生寒的神态,不由得又是一哆嗦,深呼吸了一口气,看起来好像是思考了很久,最终才做出决定的样子,对费尔南多很费力地点了点头:“当然,费尔南多先生。我说过,我愿意接受您的一切要求。”

【嘿嘿,小文莱思,你思前想后想了那么半天,最后发现,尽管这样是坏结果,但为了避免更坏的情况,也只能这样选择,是不是?你终于明白这个世界的残酷啦——】

“……你在说什么呢,我的系统?”文莱思的嘴角控制不住地向上轻轻勾起。

费尔南多满意地看着文莱思,点了点头:“很好。这样自信的品质,也正是能够赢到70000个标准单位的人才所必需的。现在我们请的负责监控法术作弊手段的法师先生还没有来,所以,如果你有什么要求的话,不妨提出来,我们还有时间一起讨论。”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吧。”文莱思终于露出了从容的笑容,“我相信作为开赌场的您,一定不会容许任何一方的作弊行为发生。所以,我的要求,也没必要特别提出来了,对吧?”

费尔南多右侧的眉毛轻轻地抽动了一下,这才继续笑着说道:“有一点我要说明,‘金币’,其实与我个人没有特别密切的关系。只是属于费尔南多家族下属的产业,我碰巧在附近,偶尔会出面负责一点事情而已。不过,当然,我们双方,不会有任何一方作弊的。”

“……这家伙,只说了我们双方。是在玩文字游戏吗?”文莱思下意识地想要撇嘴,但最后忍住了,只是轻笑了一声,“大大方方地说谎又如何呢?真是个没彩的家伙。不过,他没有大鸣大放地告诉我他要出千,这,就足够了。”

“系统。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什么只有两个坏结果的选项。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永远,都是存在的!”【呵,嘿嘿。那么,证明给我看吧。】

文莱思微笑着向费尔南多点头:“我想来也是,那么,我就没有——”

“等一下。”文莱思的话忽然被一个因为年龄关系有点过分尖锐的女声打断,斯卡丽按住了文莱思的肩膀,走到了他侧面靠前一点的位置,对费尔南多说道,“色雷斯,我这个临时侍卫是从帝国农村出来的。他这么轻易地相信你的话,但是我不会。”

“70000个标准单位不是个小数字。”斯卡丽双手环抱在胸前,微微扬起头,身上突然便透出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作为确认你们不会作弊的保证,我也要在旁边负责监视你们。色雷斯,你,不会有意见吧。”

费尔南多的眉毛跳了一下,沉默了三秒钟后,才点头道:“当然。”

文莱思有点惊讶地望着斯卡丽,而斯卡丽则直到费尔南多做出答复后才回过头来,与文莱思目光交织,脸颊微微发红,头却抬得更高,愈发高傲一般地说道:“再问你一遍,你真的没有用任何手段作弊吧?”

文莱思定定地看着斯卡丽的眼睛,直到她面色发红地把头偏到一边,才微笑说道:“临时守卫的准则里,有没有不能对主人说谎的一条来着?”

“没有。”斯卡丽回忆了一下,摇摇头,旋即面红耳赤地说道,“我命令你对我说实话。”

文莱思平静地笑着点头:“是,大小姐,我向您保证。”

【嘿嘿,小文莱思,现在已经可以这么自然地说谎了嘛。】

斯卡丽用力挥了挥拳:“那就证明给他们看!不许给我丢人!”

“是,大小姐。”文莱思向斯卡丽微微弯腰,“能够为您效命,是我的荣幸。”

动脉血管硬化是怎么回事
小孩老是咳嗽是怎么回事
宝宝发烧了怎么办
小孩健脾的食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